一份愛能分為幾等份

愛的當中能剩餘多少

缺少的那好幾等份 愛情是否足夠填補

愛總比要多少才足夠用來補充

需要一個能給於許多到溢出的愛

愛就像棉花看似多

卻輕的不足以飄落

輕透的水一放進去

浮現出原已看不見的空虛

貪心 的確

迫切需要填塞的娃娃一直等待

吸收極多的好

才足以承受厚重的壓力

空有虛表殼

海綿般快速吸收 卻也如沙漏般快速消似

自以為的留住 卻疏漏那微不足見的虛

情感能否如

白雪的柔軟 白沙的穩重 白紙的簡單

圓形的瓶子 或許十分就能足夠

井 卻連何時足以滿足是個未知數

因為木桶的提拿永遠大於井中的補充

    全站熱搜

    。◕‿◕。MARU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